北面白昼光--油画人体技法

我在序言中约略谈到光线质量在绘画中的重要性。无论从技术观点或审美观点来说,它都是重要的。因此我设计画室就要使它能从许多方面控制光线。

  我的主要光源是六英尺高、十三英尺宽、正对北面的窗户。这窗户装在十八英尺高的墙上,窗的底部离画室地板十一英尺,窗顶离天花板一英尺。光线从这样的高度落到画架上,又被画布反射到各个方面,这就使直接射向我眼睛的强光减少到最低程度。我在窗上装了可以从下往上拉的帘子,用来控制光量和光线照到画布上的角度。当我将窗帘拉高一点时,光线从未遮蔽的部分射下来的角度就小一些。

  漫射光来自总面积为32平方英尺的两块半透明天窗(大约象一张白纸的透明度)。它们装在北窗对面的屋顶斜坡上。窗上装有百叶窗,可以控制光线的方向和强度,或将光线完全挡住。

  我很少同时使用北窗和天窗。同时使用会出现彼此冲突的阴影。

北面白昼光

  我在本书中讲到“北面白昼光”或“自然光”时,是专指来自北面明亮的多云天气的光线,同时也是专指我的画室所在地区的光线特点而言(接近于纬度41°,经度73°)。我曾经在许多不同地区绘画,如美国的北太平洋海岸,西印度群岛,地中海沿岸,大西洋海岸,新墨西哥北部(海拔8000英尺),曼哈顿(八月份多烟雾的反常天气)以及其他许多地方。我发现不同的纬度、高度、气温和地形特点所形成的光线条件和在我画室里的光线条件大不相同。

  在所有的光源中,我最喜欢来自北面的白昼光,这种无与伦比的光线是冷的,但不以蓝色为主。在正午时它同天晴时从天窗里漫射进来的日光一样明亮。

  更重要的是,利用冷的北面白昼光除了比装电灯省钱外,还有很实在的技术上的理由。调合颜色时冷光能创造出需要的冷暖关系,即在这种条件下,各种颜色能在它周围的色彩关系中显出冷暖来。(请参考色性部分)在北面白昼光这样的冷光下面,物体色彩变亮对就显得较冷,变暗时就显得较暖。在调合颜色时,要使色彩变亮的最普通的办法是加进白色,因为白色是各种颜料中最冷的,实际上在提亮的同时颜色也变冷了。就某种意义来说,光和颜料共同起作用,对调合颜色有利。

  依靠北面白昼光工作也有三个缺点:第一,不能在夜间工作;第二,光线是经常在变化的,有时候这种变化不明显,但有时候天空会在几分钟内从明亮多云变为深沉、清晰的蓝色,因此影响了画室中的某些色彩关系。第三个缺点是,太阳到冬至前后白昼光的时间变得很短,从十一月开始到一月底这段时间下午三点钟以后光线就不足了。但是上述缺点对我的工作不会造成重大的影响。自然光确实太美妙了,我可以作些适当的调节来补救这些缺点,即使有些小的不便也值得。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