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忽视“心血管癌症”迎治疗新曙光,帕母医疗原创性器械临床试验数据亮眼

健康头条 佚名 4周前 (12-31) 35次浏览 0个评论

原标题:被忽视“心血管癌症”迎治疗新曙光,帕母医疗原创性器械临床试验数据亮眼

为什么很多心力衰竭的患者,即使患者的心脏条件得到改善,但死亡的风险依然很高?

这曾是困扰无数心血管专家的难题,而背后不能忽视的重要疾病就是肺动脉高压(Pulmonary Hypertension,PH)。

这一疾病在近日迎来新的治疗曙光,由国内企业帕母医疗原创研发的肺动脉高压新疗法,基于经皮肺动脉去神经术(PADN)的器械产品,于2021年底完成国内临床试验所有患者随访,数据现已达到临床研究的主要终点,初步验证了PADN技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PADN是一种血管介入消融治疗,其原理是利用射频消融术阻断肺血管内膜交感神经,从而降低肺动脉压力,延缓疾病进展。

PADN技术自诞生以来就受到全球心血管专家、呼吸内科专家的高度关注。因为肺动脉高压不仅仅在心血管科常见,这种疾病在重症医学科、呼吸内科同样是高发的疾病。

肺动脉高压从疾病特征上理解就是肺血管阻力和肺动脉压力升高。当肺部血管压力增高,心脏必须更努力地将血液泵入肺部,也会使肺部血氧交换困难。最终,不堪重负的心脏变得虚弱,导致心力衰竭。这种疾病被称为“心血管系统的癌症”。

任何可导致肺血流量增加和(或)肺血管阻力升高的结构和功能异常的因素均可引发PH。肺动脉压力升高导致右心后负荷增加,从而引起右心室肥厚、扩张、功能不全,最终出现右心衰竭。

肺动脉高压被称为“心血管系统的癌症”,原因在于, 肺动脉高压现有的治疗方式疗效有限,而肺动脉高压的死亡率和致残率非常高。

根据中国肺动脉高压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在缺乏靶向药物的传统治疗时代,动脉性肺动脉高压(IPAH)自然预后差,中位生存期仅2.8年。

目前,虽然中国没有针对肺动脉高压的正式的流行病学调查,无法获知具体的患病人数。但北京协和医院心内科主任荆志成曾表示,我国的肺动脉高压患者保守估计约为500~800万人。 [1]

我国的肺动脉高压患者不仅人多,且治疗率非常低,虽然有靶向药上市,但有很大部分患者因为无法承担高额的靶向药费用而中断治疗。

因此,PADN技术成为该领域最受关注的技术之一。自2012年PADN技术的成功开拓,及基于该技术成功开发的PADN产品,从实验室到手术台,再到商业化经历了无尽的探索及开创性试验。2021年,帕母医疗基于PADN术式开发的PADN产品仅仅用了16天就获得FDA突破性器械认证,当属该领域首家获得此项资质认证的中国企业;2021年11月,TCT大会主席、全球顶级心血管专家Gregg W. Stone于美国经导管心血管治疗学大会(TCT2021)宣布领衔一众全球肺动脉高压、心血管专家,助力帕母医疗启动肺动脉高压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

近日,帕母医疗再次取得突破性进展,国内临床试验数据亮眼,达到主要临床终点,预期验证了PADN技术及产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长期以来,肺动脉高压和右心疾病的防治研究事业明显落后于高血压和左心疾病。在高血压和左心疾病领域,诞生了肾动脉神经消融、介入瓣膜、人工心脏等重要赛道。在肺动脉高压领域,PADN技术将开创怎样的新型治疗时代?动脉网对这一技术进行了梳理。

患病人数超百万,

肺动脉高压市场为何被低估

肺动脉高压是一种进行性致死性的疾病,但这种疾病却并非广为人知,即使是医生,在中国也有很多医生对肺动脉高压疾病存在误解,认为肺动脉高压是绝症。

也有人将肺动脉高压误解为罕见病,但肺动脉高压并非罕见病,而是影响着全球上亿人的高致死率疾病。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标准,肺动脉高压疾病分为五类,(1)动脉性PH(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PAH);(2)左心疾病所致PH;(3)肺部疾病和(或)低氧所致PH;(4)慢性血栓栓塞性PH(Chronic Thromboembolic Pulmonary Hypertension,CTEPH)和(或)其他肺动脉阻塞性病变所致PH;(5)未明和(或)多因素所致PH。在多个亚类中,只有特发性和家族性肺动脉高压这一类肺动脉高压被WHO认定为罕见疾病。

图表来自:中国肺动脉高压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

事实上,肺动脉高压不仅不是罕见病,在全球范围内还非常常见,只是大部分尚未被诊断。多项国际注册登记研究中关于 PAH 的流行病学数据显示,成人 PAH 人群发病率约 2.4/百万人年,患病率约15/百万。(数据来自中国肺动脉高压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

肺动脉高压疾病的特点就在于其知晓率、治愈率都很低。肺动脉高压作为一种病理现象,左心疾病、肺部疾病、慢性肺部血栓等很多疾病都会导致肺动脉高压。相对其他疾病而言,针对肺动脉高压的研究和治疗的专业化程度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针对肺动脉高压的临床认知与其实际发病情况存在差距。

不少临床医生对PH的认识甚至停留在30年前的水平,仍然认为,肺动脉高压尤其是PAH预后很差,无药可治。

根据《中国肺动脉高压患者生存现状白皮书》,肺动脉高压疾病知晓率低、诊断能力不足所导致的患者确诊延迟不在少数。对于肺高压的患者而言,从出现症状至确诊所需年限平均为2.2年,部分患者需要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目前,肺动脉高压患者从确诊到起始治疗所需年限平均为2.6年。

在《中国肺动脉高压患者生存现状白皮书》公布的我国肺动脉高压患者生存现状数据中,我国肺动脉高压患者诊疗不规范,存在多种痛点,患者生活质量较差,急需改善;疾病负担重,迫切需要有效治疗,回归正常生活。

目前,在诊疗市场更为成熟的欧美国家,肺动脉高压的治疗具有极大的市场前景,该领域治疗手段的开拓早已成为全球药物产业关注的重点。

2021年,强生300亿美元收购了瑞士制药公司Actelion,获得了三款治疗PAH的药物,其中两款合计销售超过40亿美元。

2021年默沙东以约110亿美元收购Acceleron,Acceleron的重要在研管线即治疗肺动脉高压的Sotatercept。

根据Grand View Research的研究报告,美国肺动脉高压市场规模预计2028年将达到77亿美元,而中国被认为将是增长最快的市场。可以预见,未来肺动脉高压这一疾病的治疗将成为重要的市场。

改善肺动脉高压患者的治疗生存困境,以及打开我国的肺动脉高压市场,不仅需要更多对这一疾病的关注,同时也需要更多可及性更高的治疗方式。

靶向药存在天花板,

药物价格高限制持续治疗

对肺动脉高压这一疾病的治疗,靶向药物的上市曾改写肺动脉高压的治疗历史。

根据中国肺动脉高压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在缺乏靶向药物的传统治疗时代,IPAH 自然预后差,中位生存期仅2.8年,1、3 和 5 年生存率分别为 68%、48% 和 34%。随着靶向药物治疗进展,IPAH 预后明显改善。

美国 REVEAL 注册研究显示,自靶向药物广泛应用于临床以后(自2001年11月之后),PAH患者 1、3、5和 7年的 Kaplan‑Meier生存率分别为 85%、68%、57% 和 49%。日本的研究显示经过靶向药治疗,IPAH 患者长期生存显著提高 ,5 年 生 存 率 达 96%,10 年 生 存 率 达 78%。2011年我国研究表明,IPAH 的 1、3 年生存率分别为92.1%、75.1%,与发达国家报道相近。

在我国,靶向药高昂的价格成为国内患者中断治疗的主要原因。肺动脉高压的靶向药物安立生坦、他达拉非、瑞莫杜林和波生坦等,全部为进口药物,价格十分昂贵。有的靶向药物每个月花费达数万元。

2020年,肺动脉高压靶向治疗药物波生坦片、马昔腾坦片、司来帕格片和利奥西呱片被正式纳入医保。然而, 患者自费费用依然不低,费用仍然高达数千元。同时,根据指南推荐,肺动脉高压的治疗从单药治疗到双药治疗,迈入三药联合用药治疗时代。于患者而言,多联用药的经济负担将会进一步加重。

从功效上说,靶向药物症状缓解较慢,天花板效应导致疗效逐渐下降,引起药物副作用,整体治疗效果仍不令人满意,肺动脉高压依然没有完全被治愈的方法,近年来全球药物产业一直寻找基于新的作用机制开发的新药。

兵分两路,针对肺动脉高压疗法,在器械领域也有众多创新性的疗法。肺动脉高压的手术治疗方法包括:介入治疗(多见于先天性心脏病导致的肺动脉高压和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球囊房间隔造口术、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肺移植术。

球囊房间隔造口术是一种姑息治疗方法,不能根治肺动脉高压,只能够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为准备心肺移植的患者提供了一定等待的时间。这种方法存在较高的死亡率,仅用于充分药物治疗无效的病危患者,并且需要在经验丰富的中心进行。

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术适用于治疗慢性栓塞性肺动脉高压;而肺移植的供体稀缺,存在排异反应且费用高昂。

相比于其他器械疗法的局限,基于PADN术使用的肺动脉射频消融导管(PADN导管)是一种创新性的器械产品。该技术的病理生理学依据是支配肺动脉的交感神经异常兴奋,引起血管收缩,当近端肺交感神经被消融后,肺动脉压下降。

交感神经兴奋的证据最早可以追溯回1980年,几十年来消融靶点未被突破。帕母医疗的团队经过近十年的探索性研究,发现并定位了关键性靶点。并且通过完整的动物实验、人体试验、前后对照临床试验等,以证明PADN产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就已公布的多项临床数据证明,病人长期预后指标数据显著改善。PADN相较于已知疗法,病人长期预后指标数据显著改善。

在PADN-5多中心研究中,帕母医疗持续探索将PADN用于多种肺动脉高压的治疗,在左心疾病引发的毛细血管前后混合型肺动脉高压患者中,以进一步验证PADN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近日,帕母医疗在推进PADN的商业化上又进一步,全球首创肺动脉高压治疗器械RCT研究已完成全部入组和随访,初步临床试验数据表现亮眼,有望能够延长 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生存周期。

除了开创肺动脉高压治疗新蓝海外,从卫生经济学上看,相比于已知的疗法,PADN疗法同时极大降低了肺动脉高压的疾病负担,大部分患者在接受PADN后无需进行二次手术。

PADN这一开创性的技术如何诞生

对于国内外的医疗行业来说,PADN都是一项突破性的技术。PADN产品仅仅用了16天获得FDA突破性器械认证,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一众专家的支持。帕母医疗的全球多中心肺动脉高压临床试验Global PI将由 TCT大会主席、全球顶级心血管专家Gregg W. Stone担任。

为什么是帕母医疗能够做出世界原创性的医疗器械?

首先,得益于帕母医疗的创始团队能够敏锐地发现临床痛点。公司技术创始人是全国心血管病顶级专家,研发团队有着深厚的医工结合经验。多年来,团队持续且密切地关注肺动脉高压的治疗。正如前文所说,这一疾病长期以来曾缺乏较好的解决方案。2012年,帕母医疗技术创始人提出经皮肺动脉去神经术(PADN),并与工程师合作研发出配合经皮肺动脉去神经术使用的医疗器械高频消融设备及血管内导管。

其次,在产品设计上,帕母医疗基于临床需求和医疗器械研发设计的特点,选择了医生学习曲线低、适用于多数病例的设计。医疗器械所应用的病人个体差异很大,在上市前需要进行严格的试验,简洁明了的方法能够实现更广范围的应用。

纵观历史上所有应用广泛的医疗器械,它们除了能够创新性地治疗疾病外,长期临床表现也较为稳定,经得起上百万次的临床验证。在研发过程中,帕母医疗选择了医工结合方式,探索过全部可用能量平台,现阶段使用的能量源为更优解,稳定且适合PADN术式。另外,自研的导管形状更符合肺动脉内管壁,大幅缩短了手术时间。

帕母医疗开创了PADN这一技术后,全球范围内也不乏跟随者。然而,团队已经在这个领域构建起扎实的专利壁垒,在长期发展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数据和国际声誉。CFDA注册临床试验在全国十几家顶尖三甲医院多中心开展,并逐步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以东西南北中为核心的数十家临床教育示范基地,继续强化帕母医疗在行业中的领先地位。

总的来看,近十年来,肺动脉高压的研究在不断深入,有关肺动脉高压的研究和治疗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新的技术将带来更好的临床获益,社会对于肺动脉高压的认知也更加全面,肺动脉高压的医保支付也迈进新纪元。未来,肺动脉高压的治疗将上一个新的台阶。

关于帕母医疗

无锡帕母医疗技术有限公司(帕母医疗)成立于2013年,依托肺动脉高压领域的原创技术,打造中国心肺器械研发先锋-全球OTM创新平台。目前所研发的核心产品均为国际首创,同时斩获国内外超四十项发明专利,并成功进入CFDA创新医疗器械绿色通道,获得CE质量体系认证。2021年2月,帕母医疗原创的射频消融导管荣获美国FDA突破性器械资质。作为中国首家获得FDA BREAKTHROUGH认证的肺高压企业,帕母医疗以黑马姿态领衔肺高压领域,以世界级原创技术缔造全球OTM创新平台。

参考文章:

期望肺动脉高压患者“少走弯路”——光明网

阿斯利康2500亿并购巨头,默沙东百亿美元买买买,罕见病领域有何魔力?中国罕见病新药研发生态如何?儿童罕见病用药研发特殊性在哪?——E药经理人

肺动脉高压:一个药品支付困境的中国样本——E药经理人

[1] http://k.sina.com.cn/article_1784378667_6a5b752b02700seei.html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动脉网,未来医疗服务平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